影视IP版权开发:“大蛋糕”要有好“饼坯”

2019年11月14日

近几年,IP开发的热度不减,从业人士态度向着更理性方向发展,不再一窝蜂地追逐大热IP。然而,随着互联网和新技术、新业态的发展,产生了亟待解决的版权开发与保护方面的新问题,这也是2019中国·北京国际版权授权大会上嘉宾们关注的焦点。

前段时间大火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让国人看到了国产动漫的创作实力,但是同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许多人看完电影之后想买周边衍生产品,却很难找到正版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目前影视衍生产品供需关系的不平衡。

在国际影视IP授权与开发主题论坛上,嘉宾们分享了各自心得。许多嘉宾表示,影视IP版权开发是个“大蛋糕”,但想要做大做好,需要把IP打造、人才建设等基础工作做好,有了好“饼坯”,才能做好“大蛋糕”。

开发IP衍生产品 需要提前布局


中影营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海荣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电影衍生产品市场空间很大,但同时在运营中也面临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电影衍生品研发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国产电影还没有把衍生产业纳入到电影产业的整体运营框架中来,衍生产业到目前为止还游离于整个电影产业的框架之外。”朱海荣介绍,美国、日本等国家从剧本创作阶段就有衍生品开发的意识,这种意识贯穿制片、发行、宣传等环节,国内很缺少这种意识,而衍生品开发需要时间,往往就会错过最佳的商业时机。这一问题出现的深层次原因还有衍生品开发专业人才和团队的缺乏,专注于电影衍生产品开发、设计、创意的人才在国内非常稀缺,衍生品创意设计能力不足。另外,盗版的冲击是目前衍生品开发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盗版产品不需要等待审核,而且价格更便宜。

IP发展如滚雪球 核心要过硬


如何判断一个IP的内容是否有价值?这是全媒体时代影视IP的价值链和影视版权运营圆桌论坛环节的核心问题。

中汇影视创始人、金影科技创始人侯小强说,好的IP有几个特点,第一要有比较强的让人产生共情的能力,第二是辨识度要特别高,第三是要有清晰的人设。“IP发展特别像一个雪球,那个核心必须得扎实,一定要经过检验。”侯小强说,看一部小说能不能成为IP,要看它的基础数据。基础数据的考量来源比较多,流量、豆瓣评分、微博讨论度等数据都是判断其是否有成为IP潜质的依据。

曾导演《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和《假如没有遇见你》的杨龙同样强调IP本身要有强大的吸引力。“对于衍生产品,我觉得大家不一定真的追求它的实用性。”杨龙举例说,很多人会买漫威的衍生产品,但是消费者买这些衍生品通常不是因为漫威的衍生品更好用,而是要满足精神层面的需求,比如表达对英雄的崇拜。“开发一个IP,最好能把它的原始精神保留住。”杨龙说,尊重IP的原始价值,才能实现更好转化。

“我们希望找到中国更好的原创作品做IP开发。”担任网易影业总裁,同时也是《阴阳师》联合监制、制片人的刘国男提到,目前其所在公司在转变策略,希望能发挥中国团队自己做游戏的能力,不再去买别人的版权。

发展实景娱乐产业 基础工作要做实


将IP开发成为实景园区,是IP开发的“进阶题”,在这方面,迪士尼乐园无疑是最为成功的案例之一。在中国如何发展IP主题实景娱乐产业,是打造中国特色的IP实景娱乐产业链及影视园区圆桌论坛环节的讨论重点。

朱海荣说,中影营销公司正在努力做的一个方向就是想把《流浪地球》开发成流浪地球主题乐园。据他介绍,从今年春节《流浪地球》大卖之后,国内已经有十几家做游乐园的旅游景区提出合作意愿,但是对于合作方的选择以及项目的设计需要非常谨慎,因为“这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目前国内适合做实景园区开发的影视作品比较稀缺,他希望今后能出现更多此类电影。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封跃平则提醒道,开发实景娱乐产业项目前,一定要明晰权属,弄清楚开发之前到底需要得到哪些授权,又该向谁争取授权。

华夏幸福文创负责人李颖提到,对于实景园区开发,目前缺乏专业的规划、产品设计、落地运营的服务人才。尤其是对于实景园区来说,通过版权受权把一个好的产品很好地运营起来有特别大的难度,“我觉得以后可能需要大量的更多的专业机构介入,才能把实景娱乐跟内容的衔接做得更好”。

作者:隋明照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